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唐家婕 > 【记者手记】听耶伦作证

【记者手记】听耶伦作证

11月14日上午,赶着向参议院前进,遇上了DC地铁故障,只好带着帶著电脑与摄影机一路奔向国会的得克森大楼。

排队跟着国会公务员们通过安检,走进106厅,庄严的气氛让我有些震慑。

那是一个能容纳两百人的挑高场地,中间是观众席,两旁的长桌供记者即时发稿。最前方高起的圆弧型讲台,是22位金融委员会委员们的座位。作证者需面对圆弧讲台而坐,左右上方分别有巨型镁光灯打向作证者的位置,前方则有摄影机,供国会电视台及网络现场转播。

耶伦及委员们依序入坐。这时我替耶伦感到有些辛苦,她一个一米五的白发女士,单坐上长形的作证席前,数十位记者拿着大炮巨型相机,以不到一公尺的距离围着她狂拍,而且持续五分钟。耶伦就干坐在那儿,微笑,整理资料。因为等待时间过久,我也决定钻向前去,拿起我的手机硬是凑了热闹。

这是我第一次现场见到耶伦。与她在电视上、照片里的形象非常一致,雪白的头发、圆圆的脸蛋,打扮朴实、态度温和。而且说起话来非常缓慢、语调低沈而没有起伏,让人回想起大学的经济学课堂。

虽然本来就预期委员们不会像当时质询伯南克时炮火猛烈,但这场两小时的听证会实在超乎意外的平和。

有的委员根本没用完质询的时间,有的委员更直接表达对耶伦的崇敬与感谢,民主党议员Joe Machin说到最后,提高语气高呼“我认为你会成为一位很好的美联储主席,并且让你的布鲁克林智慧发光发亮!”这时我真的有种置身在“挺耶伦大会”的错觉,似乎该接著喊台湾选举造势大会必用的“洞蒜、洞蒜”。

会前曾表示将“谨慎评估”任命案的共和党员克拉波(Mike Crapo)也近乎以礼相待,只有在耶伦作答时突然插话问,“所以你估计QE退场的时间是什么?”

耶伦即使被打断,也从容聆听、作笔记,然后不愠不火地回答。''看数据说话''。

从谈话风格或内容,耶伦鸽派风格展现无疑,她反复强调自己对就业市场的重视,被问到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使一些储户受害时,她说到自己关心的是整体的经济及所有人。

“他们可能是退休人员,希望得到一份兼职工作来增加收入;他们可能是有小孩的人,却因为没有工作而苦恼,或者是孙子正要上大学或正要从大学毕业,而希望能够发挥他们的长才找到好工作,并期待进入一个强而有力的就业市场。”她认为使整体经济好转,将使所有人受惠。

她对所有问题似乎都有备而来,没有任何停顿或思考,一字一句缓慢解释。而且回答的内容平实,少见一些技巧性的说词或闪躲。

最后连克拉波都对她说“耶伦博士,我想告诉你,我非常欣赏你的坦率和透明。” 他会后接受记者访问时形容,耶伦是“非常有资格、非常讨人喜欢、非常透明的人,我欣赏这些特质。”

这与一周前我听到伯南克的演讲风格略有不同。伯南克答问前,会先停顿思考一下,似乎准备著技巧性地回应。而且通常答案简短,常会让人有“嗄?回答完啦?”的感觉。

另一个例子是当共和党议员海勒(Dean Heller)问到耶伦对黄金价格的看法。耶伦花了一分钟仔细阐述金价与经济情势和投资者行为的关系。

“这比伯南克在去年七月回答我的还要好。我问他一样的问题,他只说没有人真的了解金价。” 海勒说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耶伦的丈夫、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克罗夫(George Akerlof)从头到尾静静地坐在耶伦右后方,不时微微点头。他穿着略微宽松的西装、系着过长的橘红色领带,双手抓着椅子,压在大腿下,十足不修边幅的经济学家模样。

听证会结束我凑向前去问他觉得耶伦表现如何,他腼腆笑着,“她做得很好”,然后默默跟在耶伦后头,离开会场。

回家以后,在外媒报导中,看到耶伦与我的首度合影。十分兴奋,可惜对焦失败。

(AP)

左至右- 耶伦好朋友、耶伦sister in law、丈夫、耶伦、我与iphone

听证前,摄影记者们围著耶伦 (唐家婕 /摄)

听证前发誓(唐家婕 /摄)

耶伦的丈夫,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George Akerlof(唐家婕 /摄)

耶伦的丈夫、sister in law、和好朋友坐在她右后方聆听。(唐家婕 /摄)

耶伦离开会场,丈夫走太后面没照到(唐家婕 /摄)

推荐 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