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唐家婕 > 谁为大债时代买单?

谁为大债时代买单?

西班牙总理拉霍伊(MarianoRajoy)正在美州协会发表演讲,我与一群穿着花花绿绿的西班牙记者们坐在台下。

我喜欢西班牙人的穿著创意,即使在这个正式场合,男士还是可以在西装里头,搭配一件彩色的t-Shirt,或是一双设计感十足的尖炫头皮鞋;女士的穿著则往往有些碎花元素,最常见的是花裙与长靴,然后用深邃的五官,支撑一头随性的卷发,亲切的一声“ola!”,总能让我幻想起南欧的太阳。

这么乱想一番以后,我抬头望向拉霍伊。他深褐色的头发,往后梳整地相当整齐,鼻挺的黑西装、白衬衫,让他已经一米九的身材更挺拔。不苟言笑,时而低头念稿,时而抬头看向远方——四四方方的无框眼镜出现一道反光,然后他又低下头了。

“我们会坚持一连串的财政改革,降低预算赤字并且让国家经济恢复常轨。”我把翻译机的音量转小,试着听他说话的情绪,一字一句,他的咬字清晰,声调也没有太大的起伏,非常坚定。

“我们知道这将牺牲西班牙各阶层的利益,但这是我们必须做的。”这么说着的同时,他又让西语显得更不浪漫了。

“他一点都不西班牙。”我小声地对隔壁的西班牙女记者说。

女记者点点头,又耸了肩做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。“民众也不觉得他是西班牙人。”

是阿,我想起在会场楼下遇到的的西班牙抗议群众,那几个年纪和我相仿的年轻人。他们是在美国念书的西班牙学生,举着一个“Spain 4 sale”的板子,大喊着“民主无用”、“拍卖西班牙”、“拉霍伊下台”。

“他根本就是个骗子”一个叫做罗讷的西班牙男孩告诉我,他本来是支持拉霍伊的,因为他当时的竞选承诺就是不加税、不砍退休金。但现在他的父母亲随时可能被裁员,退休金还被删减,而西班牙国内还有超过50%的青年失业率,让在纽约求学的他进退两难。

“为什么要牺牲西班牙民众的生活?”他越说越大声,旁边几个年轻人也跟着应和。“我问你,你愿意为那些贪婪所累积的债务买单吗?”、“有人说西班牙人好吃懒做,我现在连工作的机会都没有,你觉得应该怪谁呢?”、“我们做错了什么吗?”

面对着一个完全错乱的时代,我开始有点明白这些年轻人的无奈。

他们跟我一样生长在富裕的九零年代,我们见证着股市腾飞、看着科技不断创新、民主国家在世界各地崛起、金融产品让钱变成游戏、无数的富豪、名车、私人飞机…然后这个繁荣的假象、充满机会的未来,在我们踏入社会那天——破灭了。

政府眼巴巴的瞪着我们,“喂!该还债了。”

民主成为这群年轻人最后的希望,毕竟从小是这么学的吧——民众有权力选择自己的领导者、发表自己的意见、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。

可是呢?当总理拉霍伊说出了那句“各阶层都要有牺牲的准备”,这场民主的派对嘎然而止,又是政治人物一场狼来了的骗局,你的竞选承诺呢?

生活较富裕的西班牙人也不满意。我遇见另外一群来自西班牙加泰隆尼亚(Catalonia)的抗议民众,他们举着代表加泰隆尼亚红黄相间的国旗,宣布要脱离西班牙统治,“再见了,西班牙!”他们喊着。

“我们有权力决定自己的命运。”一位56岁的女士多罗塔告诉我,加泰隆尼亚被中央政府的债务拖累,“我们为西班牙经济产值贡献超过25%,却必须承受其他懒惰西班牙人的减赤措施,这是不公平的。”她认为加泰隆尼亚交给西班牙政府的款项,远远多余当地民众享有的回馈。

“你知道吗?政府处处偷走我们的钱,今年公务员没有圣诞节红利,等于就是变向减薪的7%。”

加泰隆尼亚拥有独特的语言和文化,长期以来一直有意脱离西班牙,寻求独立。根据统计显示,今年第二季,加泰隆尼亚的债务共400亿欧元,占其区内GDP的21%。加泰隆尼亚自治区主席马斯(Artur Mas)今年八月向中央政府寻求50亿欧元纾困资金,称“他们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钱”;并且要求财政自治。

不过,马斯的要求在9月20日即遭西班牙首相拉霍伊拒绝,执政党也抨击这是“非法行为”。马斯转而在26日宣布,加泰隆尼亚将提前在11月举行地方选举,并表示将把“加泰隆尼亚独立”写在自己的政见中。

又有另一场选举将来到,民众将再满心期待地投下希望,如同去年将总理拉霍伊推向政治生涯高峰的力量一般。

“所以西班牙民众喜欢拉霍伊吗?”我继续问身旁的记者。

“以前很喜欢,现在不喜欢了。”她回答。

“难道大家不知道他是在为国家长远的经济盘算吗?”我追问。

“知道阿,但谁愿意自己的利益被牺牲呢?”

推荐 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