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唐家婕 > 【记者手札】伯南克告别

【记者手札】伯南克告别

12月18日的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(FOMC)会后记者会,是美联储主席柏南克任内主持的最后一场。

一如往常,美联储的安检及名单过滤严谨,参加记者需在两周前报名,提供护照号、国务院记者证等个人资料。记者会下午两点半开始,一点就开放进场,以方便通过安检及换证。

走入以第九届美联储主席命名的威廉‧麦克切斯尼‧马丁大楼,换上一张黄色的记者证,在大厅等着工作人员一批批将记者带上五楼的会议现场。

接近圣诞节,美联储布置满圣诞的装饰,记者会门口有个紫色灯泡点缀的圣诞树,旁边还有一个电子屏幕壁炉。

为了控制记者会秩序,每家媒体只允许一位记者进场,每个记者有指派的座位,还有个人的无线网络账号密码。

大约两点十分,记者会开始前 20分钟,先发布的记者稿,宣布了缩减QE规模的消息,现场出现一阵骚动,随后记者们回到位置上不停地敲键盘。

司仪宣布议事规则及程序后,伯南克出场。深灰色西装、深咖啡色的领带,表情严肃地走上讲台,接着的十分钟,是按稿念出FOMC的政策宣言。然后提问时间一到,现场的80多位记者几乎全部举手,第一排的资深记者群来自金融时报、华尔街日报、华邮、经济学人、道琼斯,司仪都是直接喊名字的熟面孔。坐在第四排的我,决定以微眼神攻势向司仪暗示,随后证实无用。

问题从FOMC声明、QE政策的退场时机、购债规模、通胀率的可控程度、金融监管、美国财政预算、耶伦的继任角色,伯南克的每个用字遣词都让人感觉小心翼翼。

老实说,我非常期待有些感性的时机出现,毕竟是他八年美联储主席的记者会终结。或许不必向陆克文在澳洲国会那样泪光闪闪隐退演说,但至少也可以有美国人爱用的感谢家庭、老婆支持等告白。

终于,一些比较人性化的问题出现。

“你是货币政策的历史学家,你认为未来的历史学家将怎么评价你的货币政策?”记者问到。

“我希望我活得够久,能够看到未来的教科书。”伯南克的表情终于比较不那么紧绷,他说自己任内最突出的两点措施,一是让美联储在2008年稳定金融体系,第二则是透过超低利率及资产购买拯救经济。

几天前,他在美联储100年的庆祝演说中,用“创新”形容美国央行所进行的印钞行动。他提到,这种非典型的货币政策,拯救了摇摇欲坠的美国金融体系。

“让我说一件另我引以为傲的事情,就是我在过去八年试图增加美联储的透明度及和责任感。” 事实上,伯南克是美联储史上第一位亲自主持新闻发布会的主席。美联储在2011年3月宣布,伯南克每年将召开四次例行的新闻发布会,并接受记者提问。

记者还问到了他的退休计画。伯南克简短地讲了将与妻子到北卡罗莱纳州过圣诞节,接着可能大部分时间仍会留在首府华盛顿。接着,又开始谈起对投资、财政及金融监管的看法。

最后一个问题,仍旧回到就业市场。他讲述了提高美国劳工技术的重要性。“除了失业、我们更不愿看到的是工作者在低工资的情况下劳动。谢谢。”记者会结束。

就这样一个骤然句点,还忙着敲键盘,抬头一看,伯南克转身迅速从侧门离开了。我与身旁的记者无奈相望,本来还期待会不会有岁末大合影或是欢送仪式…,或是一点掌声?但想想,或许缩减QE规模这个消息就够记者忙了,又或许这就是伯南克风格的告别仪式。

记者会现场。

会前。

伯南克发言。

推荐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