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唐家婕 > 巴西人的矛盾

巴西人的矛盾

 在马普托遇到不少巴西人,两国都曾是葡萄牙的殖民地,语言、文化、饮食相仿,莫桑比克自然成了巴西人“前进非洲”的跳板。

与巴西人攀谈,世足总是最好又诡异的开场话题。

第一位是巴西记者菲利浦(Filipe),我们一起在埃塞俄比亚转机。他是个有圆圆啤酒肚和热情笑容的大叔,边跟我聊着天、边拿起他印着黄色绿色巴西国旗的药罐子,里头是他的疟疾预防药丸、还有一些止痛药、胃药。

“喔!你来自巴西,正要办世足了!”我兴奋地问着。

“嗯…是。” 我一直记着那个场景,以及他尴尬的表情转折。

“这是很矛盾的,我们爱足球,但现在又恨足球。” 菲利浦告诉我,当地人觉得政府钱用错了地方,眼看着大笔钞票砸进那12座为世足改建与兴建的华丽场馆;但教育体系、医疗设备等民生相关的社会福利资源遭到挤压。

贫富不均、通膨过高、负债累累、杂乱的税制、荒唐的法规…或许这能解释从去年开始数百场全国性的反足球抗议,“巴西人以为举办世足能改善他们的生活,却只看到更深的腐败与官僚。”

另一位是在会议遇到的年轻巴西医生亚莉(Yaritza),这趟是跟着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公共卫生项目,到莫桑比克考察当地的医疗体系。

长金发、整齐的马尾、格子衬衫扎进牛仔裤里、深咖啡色非洲图腾的皮带、运动型后背包——我连着三天看见亚莉都是这样的打扮。

“巴西不需要世足。”她用坚定眼神看著我。

亚莉作的是医疗体系的研究,她跟我谈到了巴西的全国统一医疗体系,如何因为监管不利、招标舞弊、账目作假而大幅亏损,原本设计为照顾全民健康的保险,反而成了拖垮社会福利的毒瘤。

“我们有医院、有很好的体系、传染病追踪档案库…但没有医生,特别是偏远地区。”亚莉说这是她看到最大的难题,而缺乏医疗人才的最根本原因,是医学院培育名额不足、医生无法得到好的薪水、特别是前往偏远地区的医疗补助——这才是她认为应该要大刀阔斧改革、加大资源投入的领域。

第三位是个巴西的商人,他是我在整场会议看到最惬意的人。

我们在大厅里等着迟了半小时的会议时,我正在一边苦恼着连不上线的网络,外面是施工中的会议中心哄哄作响,只看见他端着咖啡与茶点闲晃,对我眨了眼示意。

“我认为这场会议办得好极了。”我记得他用夸张的表情及“Fantastic”形容这次的会议。“跟巴西比起来,这种延迟一点都不算什么,我们的官方会议迟一个小时开始也是很正常的。你看,我们足球场都还没完工咧。” (记者 唐家婕 发自莫桑比克 马普托)

推荐 21